足球丨足坛终极进修学院多特蒙德天才生产线探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h-nongyao.com/,多特蒙德

根据佐尔克的说法,一名兴奋的球探打电话给他说:“这个小伙子是很好,但在同一支队伍里还有另一个小伙子非常非常好,我们必须去追求他。”另外一个小伙子是一位叫克里斯蒂安-普利希奇的15岁男孩。他身材矮小和瘦弱但却能用双脚很快地带球,这让人印象非常地深刻。其他的男孩在球场上总是会发现普利希奇的动作很难预测,而要想阻止他则会更难度更大。

球探是正确的。17岁的时候,普利希奇成为了德甲联赛中最年轻的外籍进球者,同时他也是美国成年国家队中最年轻的球员。目前仍只有19岁的他是多特蒙德一线队的常规主力球员,尽管对手已经换成了成年人,但他仍然会在对方后防线上进行着他的无障碍滑雪表演。“我们喜欢鉴别出能够改变比赛的那些球员,当然,克里斯蒂安会是其中之一,”佐尔克这样告诉我。

在当今大把消费金元的足球世界里,所有精英级别的职业俱乐部都有自己的青训营,他们会致力于训练男孩子们(有一些俱乐部还有女孩子),为球队的未来做着准备并希望发现球场上的下一位大人物。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多特蒙德已经成为了招募和放飞年轻天才的代名词——他们招揽着足球世界里最令人兴奋的年轻天才,而在几年之后当这些球员离开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足坛身价最为昂贵的一群人。

在许多俱乐部,普利希奇都将被人们视为一位难得的天才。但多特蒙德这家德国俱乐部创造了更有价值的东西:百年一遇的天才生产线。从马里奥-格策这位为德国赢得2014年世界杯决赛立下汗马功劳的神童,到羽翼渐丰后即在去年夏天被巴萨以1.05亿欧元买走的法国前锋奥斯曼-登贝莱(这笔转会费对于仅仅在多特蒙德首发过22场联赛的球员来说简直是天价),多特蒙德出品的天才可谓是层不不穷。

多特蒙德是蓝领之城,它位于的德国鲁尔山谷工业区。对于这里的居民们来说,他们会对两件事情感到尤为地自豪:其一就是每一年他们都要在这里竖起世界上最大的圣诞树,而另外一个让他们感到骄傲的就是他们那支充满活力的足球队。球迷的这种感觉可以被俱乐部的口号“Echte Liebe”所概括,它的意思就是“真爱”。这种真爱也源于俱乐部对球迷们热情的回馈,在球场主场伊杜纳公园球场(球迷们称之为威斯特法伦球场),比赛日门票和啤酒的价格一直维持在低位。这里最便宜的门票价格为16.7欧元,而最贵的门票也不过为54.4欧元,这种门票价格可能只是曼联和巴塞罗那这些球队主场票价的零头。多特蒙德俱乐部宣称他们可以收取更多的费用,但他们对这座城市的责任要比赚钱更重要。

作为回报,有超过8万名球迷会坐满整座球场,营造出一种令人难忘的喧闹气氛。在最近的一场比赛过后,皇家马德里的中场克罗斯曾告诉一位多特蒙德的工作人员他无法在踢角球时让自己的立足脚站稳。南看台的球迷们营造了一堵“黄色的墙”,他们一直在不断地上下跳跃,让地面为之颤抖。

这种独特的哲学自上而下塑造了整个多特蒙德俱乐部。从8岁的男孩开始,俱乐部里的200名球员都会在位于安静郊区布拉克尔的训练基地进行训练。这里的建筑并不算太高,修剪整齐的足球场总面积达到了1.8万平方米。同时,这些设施也是故意设计得稀疏和简单的,年轻人和经验丰富的老队员被鼓励在同一大块级别相同的场地里踢球。这种(同一个训练基地的)设置是专门为年轻球员们打造的,这样他们能够近距离观看到一线队的训练,也可以看到自己的美好未来。

总之,俱乐部的目的就是建立一个紧密团结的社区,这个社区也与俱乐部服务所在城市的理念相匹配。同年龄段场上表现最好的青少年会被邀请留在多特蒙德的寄宿学校,而22名年龄在15到19岁之间的男孩会则居住在训练基地的房间里。这个过程也会很残酷:绝大多数的足球学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俱乐部从队伍中淘汰掉,他们被认为不够好,不能为一线队效力。尽管有另外的一面,俱乐部还是值得自豪的,他们青训营有超过50多名球员目前正在踢着职业足球比赛。

在训练场上,一名身穿绣有多特蒙德队徽灰色河豚夹克(绗缝夹克),但带有英国口音的男子向我致敬。蒂姆-柯克现年40岁,在今年早些时候他被多特蒙德雇佣来指导他们U12梯队的孩子们。蒂姆-柯克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展现出了很大的球场潜力,但随着18岁时遭受的严重膝伤他自己的职业球员梦就此终结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参与了巴斯市当地小学生的一个免费足球辅导项目。这个项目目前已经培养了80名最终走进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孩子,正是这一项记录使他获得了多特蒙德的关注。

我们会尝试寻找那些还未达到巅峰期的非凡球员,我们会帮助他们成长,然后在某个时候,我们知道他们还会要走。——迈克尔-佐尔克,体育总监

柯克告诉我,是否赢得了比赛并不是他的这些12岁孩子们被多特蒙德评估的标准,这种(对胜利的)要求将会在以后的某个年龄阶段中出现。而现在,孩子们被评估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他们是否能够达到某一个特定的目标。在一场比赛中,一名前锋可能被告知他们的评价标准不仅仅是那些能够凸显他们优势的进球数量,那些潜在的弱点比如能否给对方“施压”或者能否跟上对方的后卫等等也是需要被考察的方面。

多特蒙德是鲁尔区最大的俱乐部,当他们的青年队与当地球队比赛之时,当地对手们总是会急切地想击败这些身穿黄黑色球衣的杰出对手。在这种球场生涯的早期,穿着多特蒙德的著名球衣会带给孩子们一种压力,他们会感觉自己就像是俱乐部里的职业球员。拉尔斯-里肯曾经就是多特蒙德的青训球星,他现在领导着这家俱乐部的青训体系。他告诉我:“在伊杜纳公园球场踢球,会有多达8万名球迷希望看到那些进球,这种场面有点儿壮观。我们必须培养出这样的球员——他们愿意创造那些机会,同时也充满了勇气。”

柯克带我去了多特蒙德训练基地的一幢单层建筑,这里位于多特蒙德训练基地的边缘。这里有一台喂球机,它是俱乐部众多训练方法的关键一环。柯克微笑着把我带进被喂球的那个立体封闭空间里,这里的地板上铺有人工草皮。周围每一面墙上都有16个方块(里面有装置可以回收足球),当机器启动之后,皮球会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速度向我飞来,这似乎是随机的。蜂鸣声和灯具的闪烁能够向我提供瞬间的线索——球是从哪里飞来的。我的任务就是用我的身体来接到球,然后再将球射到墙上规定的那个方块里(方块的边框也会有灯光闪烁提示)。这就像是足球版本的“打鼹鼠”游戏,这也远远超出了我的能力。有一次,飞射而来的皮球打在了我的大腿上,我被打得开始旋转起来几乎要点倒了,柯克显然是被这种景象逗乐了。

喂球机并不算是什么秘密武器。它是由柏林的设计师克里斯蒂安-居特勒(Christian Güttler)发明的,多特蒙德在2011年安装它时据称成本约为350万美元。但从那以后,也仅有另外一家德国俱乐部——霍芬海姆付款安装了这种设置。在过去的十年里,霍芬海姆是德甲唯一一家首发11人比多特蒙德还要更年轻的俱乐部,这可能不是什么巧合。我问柯克,为什么不是每支球队都安装了这台机器?“这太贵了,”柯克说,“我想俱乐部们更愿意把钱投资到能让他们立即得到回报的事情上。”

喂球机并没有被一线队的球员们所使用,他们已经能够很好地掌控这种(不断应对飞来皮球的)状况。取而代之的是,年轻球员们会在每周的训练课上使用这台机器,多特蒙德的目标是给每一名孩子5000个额外与足球接触的机会。当第一次来到多特蒙德时,教练们告诉普利希奇他将“生活”在训练中心。但是他们补充说,这台机器最强的玩家是马里奥-格策,皮球以1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射来时他也能够应付如裕,这是我被喂球时皮球射速的两倍。

这台喂球机甚至还帮助德国国家队赢得了世界杯的冠军。正如德甲专家拉斐尔-霍宁森(Raphael Honigstein)在那本很棒的书《重启:德国足球是如何改造自己和征服世界的》里所写的,2014年世界杯决赛中德国和阿根廷之前一直没有进球,直到加时赛113分钟一个半高球传给了替补上场的格策。在那个决定性的时刻,格策用胸部把球接在了身前,然后一脚凌空抽射将球踢进了球网的死角。这可是他在喂球机的场地里已经完成了数千次的动作。

给他们建立起来尽可能多的关于足球比赛的图景,这样他们就能在时机成熟的时候选择正确的比赛方式。”

(从2008-09赛季到现在,多特蒙德是给予U23球员联赛出场机会第四多的球队,德甲联赛是给予年轻球员机会最多的联赛)

我问柯克,多特蒙德的年轻球员是否也能从“10000小时规则”中受益。这可是一种流行的观点,即获得世界级能力的关键在于花足够长的时间来练习一种特定的技能。“你必须在10000小时内小心谨慎,”柯克警告说,“因为这不仅仅是10000小时本身的问题,在10000小时里你工作的内容和方式都关乎结果。这是一种有目的的练习。”

这位教练引用了瑞典心理学家安德斯-艾瑞森(Anders Ericsson)的观点。这位心理学界的顶级专家认为,我们应该审慎区别盲目的、机械的重复与专注的、“有目的的练习”。

这就需要满足某些条件了,我们必须让学生持续地尝试超出他们目前能力范围的技能,只有这样才能超越他们的舒适区并获得真正的进步。真正的专家将能够通过实践在学生心中创造出更出众的“心理表征”。也就是说,他们能够在学生心中建立如何完成自己超凡任务的的精确图景。举例来说,一名奥运跳水运动员在空中翻腾时,在他的心中就已有关于这个动作的正确身体姿势。国际象棋大师在下出最好的一步棋之前,他心中已筛选过关于未来棋局的一系列可能。

“当我真的拿到球的时候,我们已经来不及开始思考该怎么做了,”28岁的罗伊斯说。我是和他在一间空旷的活动房屋里见面的,俱乐部会经常在这里举行自己的新闻发布会。“我会试着以下面的方式踢球:当我拿到球时,我已经自动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为了说明他的观点,他回忆起最近与皇家马德里的一场欧冠比赛(2016-17赛季小组赛第6轮客场对阵皇马)。当时的比赛多特蒙德1-2落后于皇马,罗伊斯的队友埃姆雷-莫尔向右前方传了一个贴地长距离直塞球,这球穿过了皇马后卫拉莫斯并恰好能赶上奥巴梅扬那快速的步伐。“你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然后,”罗伊斯打了个响指,“一秒之前情况还不是这样,此时你需要比你对手更快地启动自己的动作。我知道奥巴梅扬的速度比拉莫斯更快,所以我试图比防守我的球员更早地启动并最终超过他。”

罗伊斯向球门发起了冲刺,他身前一码处就是皇家马德里回追的球员。而当奥巴梅杨低平球传中到门前时,罗伊斯刚好及时地能用他的左脚触球并富有激情地赶在门将扑来之前将球踢进。进球后他跑向了奥巴梅扬,两个人互相摇动着自己的食指,这仿佛是在说:“我知道你要那样去做。”罗伊斯说,他的身体只是对几秒钟之前发生的事情有了一种预感,然后做出了应有的反应:“这就是我如何踢球的方式。”

在2005年3月的时候,多特蒙德的大约450名投资者在杜塞尔多夫机场的一座大楼里面会面。一位多特蒙德的高管告诉他们,除非他们能够签署一项救助计划,否则俱乐部将被宣布破产。这项救助提议被接受了。后来有消息称,帮助拯救多特蒙德的一个重要外部团体就是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拜仁慕尼黑(德国最富有、最成功的俱乐部),拜仁提供的借款有200万欧元之多。

学术研究表明,在足球领域金钱确实能够买到成功,衡量俱乐部联赛位置的最佳指标是俱乐部的工资标准。但问题是多特蒙德并没有足够的现金来购买成功。在尝试这样做的过程中,给明星球员们支付巨额工资的他们开始资金周转不灵了。

即使在今天,当多特蒙德已经在世界最富有俱乐部排名中位列第11位时,他们仍远远落后于欧洲超级俱乐部拜仁慕尼黑。根据德勤的统计数据,在2015-16赛季多特蒙德的收入为2.839亿欧元,但同一年拜仁的年收入为5.92亿欧元。

多特蒙德解决这一差距的办法就是投资于更便宜、更年轻的球员。他们试图通过自己的青训营来培养当地的孩子。罗伊斯和格策在还是小男孩时就加盟了俱乐部,其他像格罗斯克罗伊茨、施梅尔策等德国国脚球员也和他们俩一样。同时,多特蒙德也在全球范围内搜索年轻天才,像香川真司就来自于日本,加蓬前锋奥巴梅扬则来自于法国。这些有实力的外籍天才会直接进入一线队主力阵容之中。

多特蒙德的这一竞争计划在传奇前教练克洛普带队时期得到了回报,当时多特蒙德连续赢得了2010-11赛季和2011-2012赛季的德甲冠军。他们第一次获得联赛冠军时球队的平均年龄是23.3岁,这个数字是过去十年来欧洲五大联赛(西班牙、英格兰、意大利、德国和法国)超过100家俱乐部的最低水平。克洛普执教时期,球队一旦失球就会狂热地想要赢回球权,他们会像向前涌动的洪水一样冲垮对手,这是为年轻人们设计的完美体系。克洛普后来自己将这种风格描述为“重金属足球”。

然而,多特蒙德的成功迅速吸引了欧洲最有钱俱乐部们的注意。同时,随着球员们逐渐成长为超级巨星,一些人也开始憧憬着巨星工资的到来。多特蒙德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们会将这些球星卖给可能的对手们,而不是支付更多的工资来留住他们。2013年,格策以3700万欧元的价格转会拜仁慕尼黑。在接下来的几个赛季里,拜仁又挑选了两名更为关键的多特蒙德球员:莱万多夫斯基和胡梅尔斯。2016年,格策的继任者姆希塔良又以420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曼联,而曼联的邻居曼城则以2700万欧元的价格买下了京多安。

佐尔克坚持认为球队的做法不是一种商业策略,多特蒙德其实更希望留住他们最好的球员。相反,这种做法只是对经济现实的一种接受。“这是因为那些巨额资金在英超联赛和西班牙的两家俱乐部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了解到这一点后,我们就会尝试寻找那些还没有处在巅峰状态的非凡球员。我们培养了它们,然后在某个时候,就像京多安去了曼城,沙欣去了皇马,现在的奥斯曼-登贝莱去了巴塞罗那那样,我们知道他们将会离开。”

这种人才流动的必然结果是——欧洲那些最光明前景的球星们仍将被吸引到多特蒙德来。去年夏天,17岁的瑞典人伊萨克曾经收到了加盟皇马的邀请,但他最终选择的是多特蒙德。大多数人会发现你很难拒绝加入一个连续获得欧冠冠军并拥有C罗、贝尔等巨星的俱乐部,但是,当多特蒙德在最后一刻提出了自己的还价提议之时,伊萨克就这么接受了。

伊萨克开玩笑地说,他选择加盟多特蒙德而不是皇马是因为“这座城市拥有一种简单的美丽”。但在我向他施压后,他说:“我知道这家俱乐部,他们在年轻天才的培养方面取得了很多成就,这让人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皇家马德里或许也是一个挑战的好地方,但多特蒙德对我来说才是正确的选择。”在上个周末,伊萨克第一次在德甲联赛当中首发出场。

(由上图2008年至今的数据统计表明,多特蒙德不但联赛每场得分位居前列,球队的净转会费支出也处于收支平衡状态。

如果说有值得担忧的问题,那就是多特蒙德已经成为他们自己成功的牺牲品:他们并不能够长久地留住那些最好的球员,从而建立起一直能够不断赢得胜利的队伍。多特蒙德购买前景光明的奥斯曼-登贝莱时仅仅花费了1500万欧元,但他在多特蒙德仅仅呆了一年。在11月份时,近期帮助球队发现了许多球星的首席球探斯文-米斯林塔特(Sven Mislintat)也加盟了阿森纳。普利希奇采访,“多特蒙德总是在给予我机会”

尽管在土耳其让多特蒙德的球探印象深刻,但普利希奇说他不太记得自己在那里的表现,同时他又补充道:“我认为他们看到了很多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比如我的攻击风格,或是一名具有创造力并且能够改变比赛的球员。”来到多特蒙德后,普利希奇崛起成为了世界上最好的年轻球员之一。他将此归功于俱乐部,多特蒙德很早就将他放入一线队锻炼,这远比大多数俱乐部所预期的要早得多。

(上图表明多特蒙德基本上没有买U21球员亏本的状况,而他们的青训和外来年轻球员的卖出净收入高居第三位)

多特蒙德的运营方式既能让球员满意,也能让俱乐部满足,这是不同寻常的。“我学会了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我也能承担更大的责任,”普利希奇表示,“多特蒙德总是在给予我机会。他们允许我参加比赛,他们给了我在一线队训练的机会。他们允许我提高自己,不是急于求成,而是以一种正确的方式。”(本文转载自懂球帝愤怒小马也看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