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后巴塞罗那失去了灵魂

梅西球迷、巴萨球迷、还有无数对足球稍有了解的热心群众。前几天足坛传出爆炸性新闻:西班牙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巴萨)确认不会跟阿根廷球星梅西续约。

8月8日,梅西在诺坎普的新闻发布会上泣不成声,他说:“我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离开”。

大家悲痛感慨:梅里泪别巴萨,也挥别了一代人的青春。转会在体育职业联赛里稀松平常,为何梅西的离去如此轰动呢?

利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前巴塞罗那前锋,拿下6座金球奖并刷新了历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

从在巴萨初露头角,到带领红蓝军团斩获无数荣耀和奖项,这位伟大球员,竟然要告别他13岁开始忠心耿耿效力,共同走过21年风风雨雨,甚至许下“一生只为一个俱乐部”诺言的西甲豪门。

这是所有人都难以想象、无法接受的。“诺坎普的晚风,终究还是吹走了潘帕斯的雄鹰”

巴萨慧眼识珠,为当时年仅13岁的梅西承担高额治疗费用,而梅西也积极对抗病魔,为巴萨立下汗马功劳;20年来风雨同舟、相互成就的深厚感情,早已超过一纸合同的商业雇佣关系,传为一段佳话。

就像网友所评价的:“我以为他会一辈子待在巴塞罗那。”梅西早年采访,网络图片。

另一方面,巴萨的做法实在无情,高层“背信弃义”的不体面做法,堪称“最坑甲方”。

据媒体报道,梅西为了不离开巴萨,同意将工资减少 50%,没想到俱乐部却因财务问题,在梅西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猝不及防地抛弃了这位昔日英雄。伪球迷也要骂一句“垃圾高层”的地步

“梅西要签约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消息尚未确定时,就有狂热的巴黎球迷挤在机场翘首盼球王;昨晚,尘埃落定,大巴黎官宣梅西加盟,梅西将身披30号球衣在法国揭开职业生涯的新乐章。但依然不少人认为,梅西退役以后可能还是会回巴塞罗那定居,毕竟这是他生活了21年的、难以割舍的城市。

损失梅西的不仅是巴萨队,还有这座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城市”的名城——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当地的旅游商店里,纪念品基本上除了本地最具代表性的高迪建筑,就是巴萨队徽和梅西。巴塞罗那街头的“梅西”画像

那个地方的人对他都是有感情的,我在巴塞罗那逛街带了个巴萨的帽子,手里拿了一个梅西的球衣,就会有很多人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在长椅上休息,一个老爷爷指着我的帽子和球衣,对我竖大拇指。

巴塞罗那人早都把梅西看成是“自家孩子”,眼看着他长大,也由衷地为他骄傲。

就在今年7月,梅西领衔的阿根廷夺得美洲杯冠军时,不仅阿根廷人在庆祝,凌晨4点的巴塞罗那,梅西的球迷载歌载舞,燃放烟火,为“自己的英雄”的胜利而狂欢。梅西在巴塞罗那的第一张照片:

同样,梅西对巴塞罗那的感情同样深厚。新闻发布会上,梅西称:“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我一辈子都在这里……我没有做好(离开的)准备。”

虽是阿根廷人,但梅西13岁就开始在这座加泰罗尼亚城市生活,并被一向排外的加泰人所接受;他在采访中也多次提到:我会在家里结束职业生涯,我的家在巴塞罗那。

事实上,曾经或者说正在拥有梅西的巴塞罗那,在其漫长和波澜壮阔的历史中,也拥有过其他伟大的名字和传奇的故事。

人们赞美巴塞罗那是一个辉煌的城市。我们可以在一些杰出人物或是拜访者留下的文字中证实这一点。

其中之一就是米格尔•德•塞万提斯•萨维德拉,西班牙文学偶像,曾在多部小说及作品中提到巴塞罗那。

在短篇小说《两姑娘》中,主人公们来到巴塞罗那,塞万提斯通过主人公之口对巴塞罗那做了描述:

她们将这里看成是世界上最美城市中的花朵,是西班牙的珍宝,它不仅让远近的敌人都闻风丧胆,也是巴塞罗那人民所得到的珍贵礼物与快乐的源泉,它是外来人的庇护所、骑士的殿堂及忠诚的典范,它能满足人们对于一座富甲一方、错落有致、名声远扬的大城市的一切好奇心与期待。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

在塞万提斯的所有作品中,他都没有像这样夸奖过其他任何一个城市,但这还不是全部。

在《堂吉诃德》的第二部分,主人公在持盾随从桑丘•潘萨的陪同下拜访了巴塞罗那,他这样描写:

巴塞罗那是礼仪之都。它热情好客,好乐善施,它是勇士的故乡。它对侵犯者毫不留情,却对朋友以诚相待。

第二次是1610年6月,塞万提斯六十二岁时(在那个年代已经算是高寿了),他至少在巴塞罗那待了一个月,但也可能整个夏天他都在那里度过。当时的塞万提斯,想追随雷默斯伯爵前往意大利,那时伯爵已经被任命为那不勒斯总督,而那不勒斯的远征军通常都是从巴塞罗那港口出发。

但塞万提斯的巴塞罗那之行并不顺利,因为他的名声实在太大了,十分引人嫉妒!

而雷默斯公爵的秘书卢贝尔西奥是阿拉贡王国的史料编纂者,也是赫赫有名的善妒者,他兄弟一起,依仗着总督的保护,压制其他文人。

虽然并没有记载塞万提斯和卢贝尔西奥有过什么恩怨,但显然卢贝尔西奥兄弟并不想让任何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人出现在他们身边,因此,塞万提斯想要接近总督,可谓是困难重重。

总之,雷默斯公爵离开后,塞万提斯继续留了在巴塞罗那。他在《堂吉诃德》和《两姑娘》中都曾描述过巴塞罗那的一些场景:

例如,堂吉诃德和他的仆人在圣胡安夜抵达巴塞罗那。普加德斯所写的阿拉贡地方志中曾讲到,圣胡安夜的习俗是要从朝向大海的城墙堡垒向海上鸣炮,而停靠在港口的船只也会鸣炮回应,塞万提斯在小说也有一样的描述。堂吉诃德雕塑

此外,1610年7月底,水手们曾在巴塞罗那港口发生争执,而塞万提斯在《惩恶扬善短篇小说集》中也描述了这一幕。

塞万提斯不仅曾住在巴塞罗那,他还大量地记录了这座城市里所发生的事情。那么他在巴塞罗那停留期间住在哪儿呢?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是否属实,但如果塞万提斯从四楼公寓的那扇窗户往外看,他会拥有瞭望塔般完美的视野;透过那扇窗,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观察那些他在《堂吉诃德》和《惩恶扬善短篇小说集》中描述的事件。

现在,这座建筑的一层已经是一家超市,而导游们还是会停在楼前为游客们讲述塞万提斯的一生。

在塞万提斯生活的那个年代,城墙可能会遮挡海洋的一部分,但这并不影响那时及四百年后的人们从那个窗口去感受巴塞罗那的灵魂。

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一手将巴塞罗那设计成一座梦幻建筑之城。巴塞罗那灵魂建筑,圣家大教堂

高迪是一个古怪的人,虔诚的天主教徒,性格复杂,但毫无疑问,他也是加泰罗尼亚历史上最优秀的建筑师,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

他的作品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在他去世后不久,曾有人说要拆掉他的几座建筑;但他的建筑方案极为新颖,异常出色,任何人都不会对他的设计无动于衷。

人们非常喜欢高迪设计的米拉之家和桂尔公园,对巴特略之家和桂尔宫感觉一般,对圣家大教堂的喜爱则更少。高迪的建筑色彩

众所周知,位于格拉西亚大道转角处的巴特略之家立面具有丰富的象征意义,它的设计灵感来自海洋图纹。屋顶让人联想到龙的脊柱,而中央部分很注重细节,用陶瓷碎片点缀,让人联想到阳光照射下的海底。

一座小塔楼从建筑的立面伸出,一些人喜欢把它看成是插在龙身上的长矛,但高迪却从未提过这一点。两个主要楼层设有蜿蜒曲折的走廊,这是整座建筑设计最为独特的地方▼这座建筑造型奇特,令人赞叹。如果你有幸能赶走挡在入口的众多游客,你将会看到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妙世界。巴特略之家建筑于19世纪末,虽然高迪的主要作品多在20世纪初完成,但他在19世纪末已经声名鹊起,成为当地炙手可热的设计师。

不仅在建筑上出现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有轨电车的对不同区域的链接、律师和商业代表等职业的发展、自来水和电灯进入家庭……让巴塞罗那成为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城市。

在这个万事万物都在推陈出新的时代,另一种逐渐激起人们热情的休闲项目,就是大众体育。

体育锻炼起源于古代,但在19世纪,人们给一些体育锻炼制定了规则,并对这些练习进行了改良。这样一来,这些体育项目就可以用来进行比赛。在那个时期,诞生的一项真正的运动就是足球(虽然它和很多其他东西一样,起源都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在加泰罗尼亚,足球运动最初出现在帕拉莫斯,但很快这项新的发明就传到了巴塞罗那。

当时,巴塞罗那已经有多家正常运作的体育馆,人们不仅可以在那里练习徒手体操和器械体操,还可以尝试传到巴塞罗那的新式运动。

一家名为“托洛萨”的体育馆曾举办过几场足球比赛,“索雷”体育馆的成员汉斯•坎佩尔也想参加一场这样的足球比赛,但由于他是瑞士人,遭到了拒绝。

汉斯•坎佩尔非常生气,他决定建立一支无论是外国人还是加泰罗尼亚人都可以加入的足球队。

1899年10月22日,他从杂志中刊登一个广告▼这个俱乐部于1899年成立,取名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球队的代表色为蓝色和暗红色。

之所以选择这两种颜色,很可能是因为它们是巴塞尔城的象征,坎佩尔以前曾在那里踢球,但这个问题一直是历史学家和球迷之间争论的焦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定论。第二年,更多的俱乐部成立,其中最重要的是西班牙社会足球俱乐部,后来变成了西班牙人俱乐部。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和其他俱乐部相区别,其他俱乐部有很多外国球员,而这些球员通常比加泰罗尼亚人更有经验。西班牙人俱乐部承诺只接受西班牙人加入他们的球队;不久之后,巴塞罗那俱乐部和西班牙人俱乐部就成了竞争最为激烈的对手。

每一座城市的生命力是丰富多彩的,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梅西离去,巴塞罗的气质将被抽取出独特的一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h-nongyao.com/,皇家马德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