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利物浦大学电影人分享:优秀创作者的成长关键词

“一部电影的故事其实是分三次创作的:首先是编剧的剧本创作;然后是导演的执导创作;最后是剪辑的剪辑创作。”西交利物浦大学影视与创意科技学院老师方程说。

方程老师既是一位影视教育工作者,在西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后期制作课程;同时也是影视行业的一名资深剪辑师和编剧。由他参与剪辑、两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获奖导演柯文思(Malcolm Clarke)执导的纪录片《柴米油盐之上》,于近期在北京举行了全球首映式。

每年,西浦影视艺术学院的毕业生或选择在专业领域继续深造,或投身影视艺术等相关产业就业,“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创作者”,是许多人在实践中孜孜以求探索的命题。

在影视行业,不同的专业职能有不同的价值内涵。关键是,你对自己专业角色的理解有多深?

以剪辑为例,在方程看来,这是整个电影制作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创意输出的工作,他对这个角色始终保持着尊重和热情。

“剪辑是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去看待导演现场拍摄的素材,不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概念,从而失去对素材理解的各种可能性。”

他打了个比方:“导演就好像是一部片子的妈妈,而剪辑则是这部片子的老师。妈妈在看待自己的孩子时,可能会带有一定偏见,看不出孩子的问题在哪;而对于老师来说,虽然同样抱有关怀,但是会以更客观、更理性的眼光去看待。”

“教育需要父母和教师的双重努力,同样地,一部好片子也需要导演和剪辑的配合与良好合作。”

从自己的专业生涯中,他深有体会:“好的导演会给剪辑充分的权利,让剪辑梳理自己的结构,拥有更多创作的空间和自由。”

还有些纪录片甚至没有导演。《遵道》是由方程作为后期导演制作的一部纪录片,该片荣获休斯顿国际电影节纪录片金奖。

“这部片子前期并没有一个导演去把控故事的走向,只是由制片人派遣不同的团队历时数年拍摄了海量的素材,而整个故事是在后期剪辑中梳理出来的。”

对方程来说,剪辑不是一个“技术活”,而是充满乐趣的“艺术活”。他希望在影视制作这条路上前行的学生们,能够同样体会到剪辑的魅力。

DDL(deadline,截止日期),西浦学生最熟悉的完成各项学习任务的的时间期限,同样也是影视工作者需要日常面对的压力来源。

当方程和他的剪辑团队收到《柴米油盐之上》纪录片第四集将近100多个小时的素材时,留给他们剪出第一版的时间只有三天。

“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h-nongyao.com/,利物浦就算不吃不喝把所有素材完整看一遍都不止三天。”

面对有限的时间和海量的素材,方程作为剪辑的总负责,需要把控整个构架。而导演柯文思因为疫情原因无法来到内地,方程只能与他远程沟通,面临着时间和距离的双重挑战。

“正常情况下剪辑师在剪片的时候,导演会坐在后面即时交流。长距离的挑战对剪辑能力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如果能力达不到,导演就会有很多修改意见,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沟通。”

《柴米油盐之上》第四集共30分钟,通过四个人物展现四条不同的故事线。方程在迅速通读完采访文字稿后,从中挑选出他觉得会在片中出现的重要的人物台词;并从每个人物十几个不同的故事点中,选择三到四个故事点作为故事整体框架的一部分。

在此基础上,团队中每位剪辑师被分配负责一个人物或一个故事点,最后由方程把所有故事线串连起来,最终在三天内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剪辑师经常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挑战,这个角色必须具备灵活性,有能力去解决问题。”方程说。

“我们很多学生非常有艺术气质,但同时也需要有意识地培养与人打交道的能力。实际上越是优秀的电影人,越具备这方面的素质。”方程说。

此次参与的纪录片《柴米油盐之上》是他与英国导演柯文思的首次合作。这是一次平等、愉快、相互尊重的合作,剪辑团队以自身的专业度赢得了导演认可。

“对于一个好的剪辑师来说,除了个人的技能和才华之外,沟通能力是必不可少的特质。‘友好地对待他人’是我经常会向学生传递的一种工作理念。”方程说。

“在影视行业,尤其对剪辑师而言,工作机会基本上是靠推荐获得的。如果你技术过硬、为人很好,与你合作过的人就会再想与你合作;没有合作过的,别人会向他推荐你。”

方程说,大部分学生在现阶段可能还没意识到“合作”在整个电影制作过程中的重要性,“甚至有些学生在担任导演的时候,容易显得固执己见。”

“一个成熟的创作者,一定要学会平等、尊重、倾听别人的意见。我们的作品到头来都是面向观众的,你可以坚持自己的艺术主见,但拒绝聆听他人的意见不利于一个优秀创作者的成长。”他说。

方程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影视编导文学学士学位,并在哲学系(宗教学系)获得哲学学士双学位。之后他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获得了电影制作MFA学位。他剪辑的作品还曾获得过美国导演工会奖和学生奥斯卡奖,在戛纳电影节等国际电影节放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