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会被骂拜仁尤文为何还要换队徽?

这当然不是真的,只是尤文图斯年初宣布更换队徽后,中国尤文球迷对自家球队的吐槽而已。

职业体育俱乐部更换队徽是常有的事,光今年就有尤文图斯、拜仁、利物浦等豪门更新了自己的队徽。在过往球队更换队徽的案例中,商业因素都是最为主要的。但是为了商业化而换的新队徽能不能获得球迷的认可?一些前车之鉴证明,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在六月刚刚微调了队徽,不仔细看的话甚至很难辨别,也难怪拜仁球迷吐槽说 新队徽的改动实在是太‘大’了。

在新队徽的五处改动中,相对来说比较明显的是队徽中间的菱形数量由 8 个减少到了 7 个。

纵观拜仁队徽的历史变迁,目前的队徽成型于 1955 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h-nongyao.com/,多特蒙德此后虽然多次改版,但是图案主体基本上没有改变。

设计师丹尼尔 · 尼亚里(Daniel Nyari)表示新队徽是为了帮助拜仁在世界上更好地宣传推广品牌。但是如此微小的改动如何起到推广的作用,拜仁官方对此也没有任何解释。

无独有偶,今年一月,尤文图斯也发布了新的队徽。与拜仁的微调不同,尤文的新队徽可以用大刀阔斧来形容。整个队徽言简意赅,所有的元素加起来只有简单的两个 J。要知道,从 1897 年到 2017 年,尤文图斯的队徽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颠覆性的变化。新队徽不仅抛弃了原有的黑白间条衫,还将都灵市徽公牛的元素去除。

尤文官方认为这个扁平、简约和时尚的队徽更加具有现代感,有助于吸引年轻人的注意。而且也代表了尤文希望从一家足球俱乐部向一个多元化品牌发展的期望。包括在球队主场体育场周边区域新的俱乐部总部、训练中心、一座酒店、一家概念店以及一座国际学校都将会有新队徽的标识。

2015/16 赛季,尤文图斯在德勤足球俱乐部收入排行榜上排名第十,营收 3.88 亿欧元,位居意甲球队之首。从 2011 年球队搬到尤文图斯竞技场——意大利第一家俱乐部自有球场后,连续五年尤文在比赛门票、电视转播和商业收入上保持着持续的增长。尤其是在商业收入上增长明显,当然这其中也有球衣阵营从耐克换到阿迪的因素。

而在社交媒体的运营上,尤文图斯也超越了 AC 米兰而成为粉丝最多的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并大幅缩小了与其他欧洲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

但是对比排在前 9 位的俱乐部——特别是与排名榜首的曼联相差了 3 亿多欧元,尤文在商业品牌上的弱势还是显现了出来。在今年另一家权威机构毕马威发布的欧洲足球俱乐部价值排行榜上,尤文图斯以 12.1 亿欧元排名第九,尚不及排名前三的曼联、皇马、巴萨的一半。

如此看来,尤文的新队徽也是因为阿涅利不满足于在意甲独领风骚,为了填补与其他豪门俱乐部营收上的鸿沟而推陈出新的产物。

然而新队徽却让球迷感到不满。有球迷认为,新队徽过于商业化,有悖于足球精神及俱乐部传统。 你们做的这个是 logo,不是队徽!只有商品才需要 logo!

虽然尤文的这个极简版的新队徽目前为止只能说在网络世界引发了球迷的牢骚,具体效果还是要等到新赛季开始之后再看。但一些前车之鉴证明,球迷的确非常反对队徽过度商业化。

2010 年,马来西亚商人陈志远(Vincent Tan)收购卡迪夫城队之后,他首先把球队从 1908 年开始就沿用的 蓝鸟 队徽改为了 红龙 ,然后又将球队的传统蓝色球衣改成了红色。

谈及此举,陈志远毫不掩饰自己的商业目的。他认为这样会使球队在亚洲地区更受欢迎,有助于拓展自身的品牌。

陈志远这些做法招致了卡迪夫城球迷强烈的反对。仅仅三年之后,卡迪夫城又回归了传统的蓝色主色和蓝鸟队徽。

绿地集团在 2014 赛季入主上海申花后,对球队队徽也进行了更改:将队徽中象征申花永远 领先一步 的豹头改成了自己公司的 logo,同时在球队名称上强化了 绿地 而淡化了 申花 。

这种过度商业化的行为激怒了申花球迷。在那年的上半赛季,申花球迷通过延迟入场、背对球场以及静坐等等极端的抗议行为换来了与绿地集团的谈判沟通,并最终达成了共识:公开征集设计方案,让球迷投票来决定球队的新队徽。

脱颖而出的新队徽不仅保留了老队徽的所有元素,同时在队徽下面的锦带设计里加入了绿地的 logo 和名字,这让新股东和球迷都非常满意,这版队徽从 2015 赛季一直沿用至今。

过度商业化的队徽不仅球迷们不认同,就连欧足联和亚足联都看不惯。这就导致了一些球队不得不使用两种 身份 分别参加国内比赛和洲际比赛。

奥地利球队萨尔茨堡红牛今年也更换了队徽,原因是和德甲亚军 RB 莱比锡的队徽太像了——队徽里都是以红牛的企业 logo 为主体。两队今年都要参加欧冠,然而欧足联规定,同一公司所有的球队中,只有一支球队能够参加欧战。

对此奥地利红牛集团的解释是,红牛对莱比锡红牛是控股,但对萨尔茨堡红牛是冠名赞助,两家俱乐部没有关联。所以两支球队今年都有资格参加欧冠。但是为了区分两支球队,在欧足联的要求下,萨尔茨堡红牛将原来队徽上两只公牛的图案改为了一只,而且在欧战赛场上球队将使用 萨尔茨堡 FC 的名称, 红牛 的名称只会在国内赛事中沿用。

江苏苏宁与萨尔茨堡红牛也有相似的情况。2016 年苏宁接手江苏舜天,同时改变了俱乐部队徽,加入了苏宁的元素。

然而苏宁只能以江苏 FC(JIANGSU FC)的队名参加亚冠。因为根据亚冠报名的相关规定,参赛球队的队名和队徽中不允许出现第三方名称和商标,不管该第三方是商业合作伙伴还是主赞助商,除非该第三方名称已被长期使用或曾用此名参赛。

由于江苏舜天此前也曾参加过亚冠,所以无论是队名还是队徽, 苏宁 这个名称都无法出现在亚冠比赛中。在参加亚冠时,苏宁队徽中的 SUNING 字样临时改成 JIANGSU,队名也改为江苏 FC(JIANGSU FC)。

相比江苏苏宁,江苏 FC 这个中性名称显然更能让江苏球迷接受。而从长远来看,队徽从商业化走向中性化其实更是一种进步的表现。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改队徽的案例都被反对的。相反,因为商业之外的因素而对队徽进行修改更能得到人们的认同。

比如沙佩科恩斯为了缅怀去年 11 月在空难中殒命的 19 名一线队队员而更改了队徽。队徽顶上的星星象征俱乐部获得的 2016 南美杯冠军,另一颗星则印在了队徽中的 F 上,象征着遇难的每个人。

而澳超球队悉尼 FC 则将城市地标悉尼歌剧院加入了新的队徽中,使得球队的城市属性更浓厚,也赢得了不少球迷的好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